巨山病院长16

医院的黑历史档案室(喝茶x

反犬与覆盆子:

有参与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看w很有意思。

锦生:

尼吉合志车!本!一宣来啦。(强调x

我们可爱的主催是个比较shy的girl于是我来越俎代庖发一下一宣。

A5开本,6w+文字,20p左右黑白漫,6p彩漫,另有17p文插。抢拍特典及加购周边分别为搞事小册子、立牌挂件两用亚克力。

Staff:

文手:

 @Medusa_莎 

 @第9车厢 

  @反犬与覆盆子 

 @锦生 

 @今天不读书 

画手:

 @噜噜 

 @德牧革 

 @游想野郎 

 @日今 

Guest:

 @團子希望大家去都看ACCA✳然後產糧 

 @TaaRO 

 @一團垃圾 

 @努力填坑的小田君www 

 @有乐亭延太郎 

 @小布-J.us 


印调请戳这里,截止到18号。

后续进展及更多猛料(?)请继续关注六月末的预售以及七月中旬的二宣。近期会提前放出本子预售链接,方便大家加购物车。

感谢读到这里!

微博版一宣请戳这里,有转发抽奖福利哦w

我们二宣见呀w


【尼吉】??之家

☆恶友组
☆恐怖游戏向(许多恐怖游戏捏他)
☆解密多参考(脑袋爆炸)
☆时间线应该是还没摊牌前
☆私设有

入夜了,吉恩还在灯火通明的列车上。
广播中放送着还有约莫20分钟到站的消息。列车驶入隧道的漫长黑暗,让他有些犯困。他用力眨了眨干涩的双眼,最终敌不过睡意,闭目贪恋着一时的宁静。

再惺忪睁眼,列车已经全暗了下来,静静地卧在轨道上。列车外的路灯透过窗荧荧地打在吉恩脸上。夜里的阴冷和不平常的沉寂,让他一下子清醒过来。

他裹紧外衣踏出了列车。
夜晚没有风,他的制服外套还足以支撑,只是粘稠的空气有十足的压迫感,使呼吸也变得小心翼翼。像发霉的奶酪一样的灰绿色月亮,占据了大半个天空。

吉恩燃起一支烟,将自己藏在烟雾缭绕中。他的食指指腹正轻轻磨蹭着烟身。尼古丁让他下定决心去沿着车站向前探索。
食指皮肤按压后感受到的轻微刺痛,让他明确了,这是个真实的世界。

行至的风景如出一辙,有多瓦的风味。他一路向前走出了车站,似乎亘古不变的砖地长街却与巴登的旧街有一番相像。一本道的街被静心修炼过的灌木簇拥着,通向了一座洋房。
他举起手机拍了一张,右上角的信号显示着圈外,时间也还是几分钟前刚睡醒时所见的21:46。只有一条孤零零的未读短信,21:40来自萝塔的问候。

吉恩敲了敲门大声地询问是否有人,全黑的窗内没有一丝动静。
他站在门口踌躇了许久,还是推开了洋房有些老旧的门。仍旧是一片黑。只能借着淡淡的月光在墙上摸索玄关的灯开关。

等他再向里走了几步时,大门悄然闭合,发出咔哒上锁的响声,屋内的灯光在一时间全部点亮。
吉恩转身去转动门把。打不开。即使退开几步用肩去撞,看起来不堪一击的大门也无法撼动一分。

他为自己的大意和力气不足叹了口气,决定在屋内找找门钥匙。

TBC.

(大概
我超短的x

【尼吉】归宿

☆恶友组
☆可能是小甜饼
☆本来后面有段急刹车的来着(没开出车库)
☆未加入组织前的大腿肉
☆从第十集写到了完结zz,且很短♂

好黑。吉恩走进来空无一人的家。萝塔去多瓦玩了,长时间的赶路后,就着清冷的月光,自己竟有一丝孤寂落寞。
他抖落大衣上的灰尘,随手挂在门后。连衬衣裤都顾不上换下,就挪到餐桌前,开始颓废地一杯接着一杯灌自己。
那家伙,为什么不能再强硬一点。

一瓶啤酒快见底,门口传来钥匙插进锁孔转动的声音。
“回来了。”是陈述句。
“恩,我回来了。”熟悉的脚步从背后绕到桌前,尼诺将他面前那杯只剩下几朵泡沫渣的酒重新斟满,对着杯沿上泡沫的痕迹吞下一大口。

吉恩的脸颊被酒精熏出了红晕,他木木地盯着那家伙的喉结上下滚动,等他心满意足地放下还有半杯的啤酒后,才慢吞吞地开口:
“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,我不是说工作。结婚生子吗?”

尼诺如他料想般地愣了愣,惊讶地抬起头,却发现那双眼睛——那双盛着经雨洗刷后的天空的眼睛,混合着酒气变得格外俏皮和明亮。

“不”

他对上那双栽进去再也爬不出来的双眼,

“但是我觉得,我更想就这样和你过下去。”

他用自己沙哑低沉的声线,谱出宛若与情妇枕边调情的喃喃低语。却是一字一句,稳重地打在吉恩心头。

吉恩用混沌的思绪细细的咀嚼着每个语音语调,等尼诺转身去取酒时,撇过头,用手掌遮住了羞得越发红热的脸。

“今晚再陪我一会儿吧。”

他伸手就要捞过刚倒满的杯子,尼诺将杯子移走,他顺着劲趴在了桌子上,微凉的桌面让他稍微好受了些,他鼓起脸,伸长了手去抓。

尼诺看着他艰难地够了会儿,才不紧不慢地伸出手,包住了吉恩的五指。

“一辈子都行。”

【尼吉】ACCA机械纪元x

☆恶友组,尼尔paro
☆根本没有修饰词(语言能力0)
☆全程棒读注意

-YoRha部队No.2 Type.B 回收顺利。

指挥室的舱门打开。一个“人“动作如规划好般完美地走进来。
黑色长靴、黑色短裤、黑色上衣、黑色手套和几乎遮去了半张脸的眼罩,除了素体以外,几乎只有一头金灿的蓬松短发,给全是黑与白的布景增添一丝别样的色彩。他和其他的No.2穿着长相一致,只是性格和机能上有着不同。

"辛苦了,2B。做的很好。"司令官转过身,洁白的礼服衣摆在空中画出了个圈。
“是。这次多亏了9S及时将黑匣子内的信息传输回基地。”
司令官将垂落的紫色长发拨到耳后:“去休息一会儿吧,接下来的任务也要拜托你了,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。”
“人类荣光永存。”“人类荣光永存。”

走出指挥室,是正准备报道的9S。9S朝他笑了笑:"我已经接到指令了,下个任务也一起努力吧,Jean。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2B最开始见到这个粘人的9S,是那次海上歼灭巨型吊车一样的机械生命体。
9S的外向让他几乎开始怀疑Androd个体也会天生拥有情感。

是他孜孜不倦地提醒自己称呼他为Nino,也不同其他Androd一样,他喜欢喊自己作Jean。2B不知道这些名字他是怎么想出来的,但自己也不排斥,好似这些个名字,他已经说了千遍万遍。
据Nino说,是自己的数据在一次战役后出现了缺失,而他将曾经的数据保留了下来,其实以前也一起行动过。
啊,不知不觉中,就习惯了私下唤他作Nino这个名字。

Nino是S(支援 )型,Jean的在外出任务的一切,他都细心地做出了规划,也在危机关头救了Jean很多次。
"毕竟我们是朋友嘛,从前是,现在是,回来也会是。"
“Androd没有情感。”
“好啦,那就算同事吧,别那么斤斤计较嘛,Jean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次行动,Jean分生乏术,只能暂时拖制住敌人,将希望寄托于Nino的黑客技术。然而,他却是反被限制住的那个。
手中的长刀来不及劈开数量极多的机械生命体,它们不要命地凑过来,将他团团围住定在原地。拜托Nino瞄准核心的机关炮,此时也同样瞄准了自己。
那次任务的最后一幕,是Nino驾驶着飞行器将自己撞出了范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再后来,回到基地后,Nino被重做了出来,因为来不及传回黑匣子,只能导入初始数据。

Jean在技术人员还未校对之前,就偷偷溜进去探望“失忆”的朋友。
这次,该我将学会的重新教给Nino了。

“你好,2B。我是9S,你可以叫我Nino。”那头蓝发还是Jean最顺眼的颜色。
“我可以叫你Jean吗,可能你的数据有缺失,其实我们以前就见过了。”

2B看着明明应该能给自己带来所谓“快乐”的朋友,却感觉,好像胸口的位置,有一些闷闷的,又像是缺了块什么。他不知道这个情感叫什么,9S没有教过他。

仪器上,还显示着导入9S的指令。除去这些对话的植入,最高指令只有简单的两个词

Protect 2B






☆群里的各位突然讨论到这个paro,然后根据奥莉安娜的背景故事想到的梗。群里各位的太太的大白腿吉恩真好吃ԅ(¯﹃¯ԅ)
呜哇,尼尔只看过实况,很多设定其实是根据自己的想象来的。
一切都是上层的阴谋,把刀子藏藏好x
欢迎捉虫(´ε` )♡,老年人残废好久没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了。

妄想恋曲

虐/灵感来源于天依的《妄想恋曲》/死亡有/请轻点揍我

睦月始一贯都是自由的,只是他威风堂堂的气势束缚了想要靠近他的人。
所以,那个不畏畏缩缩、与他直视的男人让他产生了一丝波动。
他很包容,就算用些很伤人的话刺激一下也能笑着应对自己,睦月始觉得自己或许遇到了克星。但是那份稳重和温柔又渐渐侵蚀了他的内心,是否会这样沉沦下去?
哼,混蛋眼镜。始坚定了,在各科成绩上对其进行了严厉的打压。

后来,这份孽缘延续到了工作上。
“睦月,这个手术你去帮一下。”“好”始将没有涂发胶的头发一点点塞进帽子,戴上手套细心消毒。
搓揉指缝时,不经想起昨晚,他用柔软的舌头将自己的手指卷入嘴中,舔舐着敏感的指尖,模仿着*交的动作吞吐,然后慢慢地舔过指缝。他用那个长年握手术刀的手,抚摸着自己的下体,手指上的茧带给自己更多刺激。那个吻温柔细腻,还带着一点自己手上残留的消毒水的苦涩。
始看着自己正带着手套消毒的手近在咫尺,差点碰上自己的唇。脸上泛起一丝红晕,始恼羞成怒地低下头,用力清洗自己的双手。
我为什么一直想着这个混蛋啊。

“滴——”始失神地看着那个仪器发出尖锐的叫声,他仿佛听见门外的病人家属在抽泣。那条直线就此不再有任何波动,电子提示音不需要喘息,似乎就能一直悲鸣到天亮。
“始,我们尽力了。想开一点,再怎么样也回不来了,那边我会解决的。所以,回去吧。”直到被月城拍了一下肩膀,他才发现自己已经愣了几分钟。他推开门,看见门外一群十七八岁的可能有几个还穿着演出服的孩子们,有的连妆都没来得及缷,眼泪鼻涕混在一起哭成了大花脸。他们抬头看着自己,没有埋怨和愤恨,里面却有他看不懂的同情。
他回到自己的办公室,卸下一身装备瘫坐在办公椅上。忽如其来的悲痛、不甘、后悔种种负面情绪,像浪潮一样几乎要将他心灵的屏障击溃。原来,失手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。他给自己打了几剂营养液,缓缓从一片黑的视野中解放出来。
“别难过了,走吧。”始感觉那个熟悉的手掌正抚摸着他的头发,“我们回家吧。”
熟悉的温柔让他的眼泪近乎决堤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凌乱的脚步声从走廊的另一头由远及近,1个人冲进了豪华的病房,放慢脚步地走到唯一的病床边。黑月顺了顺气,率先开口:“奏,这是什么情况?”月城看了眼那台正常波动的心电仪,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:“春已经……始他,从结果出来回到房间后,就一睡不醒,已经3天了……很抱歉把你们从国外的拍摄中叫回来。”
“怎么回事!为什么……”
“出车祸时春尽全力护住了始,所以始没事但是他自己在刚进手术室时就已经是极限了……已经抓到肇事司机了,头疼的是……”
黑月顺着他的视线看向病床上,安详地睡着的国王大人,他挂着淡淡的微笑,仿佛一位陷入美梦的睡美人。
“他不愿醒过来。”

WAR(2)

上课开小差系列



满月挂在浑色的天幕上。
清澈透亮的月下,吟游诗人轻轻勾着弦,绘出一片旖丽的乐章。
高楼林立的现代城市在旋律中梦回大唐,在旋律中被悄然侵蚀。

“阿p你弹的我都快要睡着了。”“滚。”
“芬达还有几个没被控到?”
“还有…一个哦Clear!我们上吧?”
“一会儿速度。小绝下三层我上三层。根据老黄那台东西的侦查,应该就这六层里面没跑的了。第一任务找资料,被发现了就立即处理掉。找到复制完以后,第一时间就向芬达打手势,然后pi转音阶。听到转音了我和小绝立刻从天台撤出来。最后还是pi要断后收个尾。”
“等等就夫人和小绝?我呢?!”
“你侦查啊,发现有人醒了也让pi第一时间通知我们,顺便…掩护pi?”
“…你大爷的。”
“夫人啊夫人啊夫人啊好了没啊我们快走快走快走。”
“小绝你别烦-_-#,一会儿别闹,快点做完任务走人。”
“好嘞~”
“小绝?!!!!”夫人压抑着的低吼被留在了这个天台。

大p修长的手指在琴弦中婉转,拨动出充满魔力的音符:“年轻真是好啊~”
他就快要和着音乐唱出来了。
芬达开镜看着陆夫人被小绝抗在肩上一路蹦过去,随意地一手刀劈下了大p跃动的呆毛。
“掩护哈?”
说完又愤慨地劈了一下。
呆毛跳的更欢了。“怪我咯~”

毕业

关于说说上“你们全部毕业了,作为奖励现在你们可以杀老师了”的脑洞


渚在一片抽泣声中举起了那把装着类似bb弹的手枪。
这是一直见证了从遇见杀老师到毕业的一把枪。它已经被手心的温度捂热,但对准了杀老师的那个枪口却让人感觉异常的冰冷。
他含着泪,最终扣下了板机。
“我们会永远铭记您的,谢谢您这些年来的教导。来生再见,杀老师。”

看似毫无杀伤力的bb弹打进了那张笑脸中,带出泉涌般的血柱。
曾经光滑圆润的头迅速扭曲着,收缩着,不久,就像被戳破的气球,一滩暗灰的东西干瘪在地上。

“唔。。。杀老师啊啊啊啊啊啊!”
哀嚎痛哭在e班所在的小山坡上空回荡。
一把枪被无力地摔在地上。

众人沉浸在哀痛中时,之间那摊暗灰的东西鼓了起来,然后从中破出了什么东西。

“啊,打扰你们悲伤了很抱歉”
一个金发男子只露出了一个头,脸上挂着灿烂却有点诡异的笑容
“能先给老师拿件合适的衣服吗?为人师表这么果着出来很害羞的啊”
说着脸上一下子红通通的。

众人呆愣着思考着这个熟悉的声音说的话。

直到渚擦着眼泪扑了上去:“杀老师!!”
整个e班又沸腾了起来。
“哦哦哦哦哦哦杀老师啊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唔哇!!!”
欢乐的打闹声又充斥了这片被打理的干干净净的操场。

end之e班今天也如此高兴呢:-D

Dream or ?(Asura个人)

三次创作,崩2神器拟人,原作地址请到po主上上上上篇(大概?。借用了L4D背景

请小看我的文笔啊啊啊?!!

请手动避雷ˊ_>ˋ看到不爽的时候抽po主的脸就好了



Asura反手将怒狠狠扎入身后僵尸的体内。用力拔出时,连那僵尸腐坏的烂肉都拉扯出皮外。粘稠的黑色血迹随着刀刃划过,一道弧地喷洒在地上。

通绿的刀身淌着漆黑的流液,为它张扬炫目的外表又蒙上一层妖艳。


手中的利刃一刻不停地在僵尸身上带出血花,全身上下都溅满了散发着腥臭的黏液。而那令人作呕的气味却像美味的毒品诱使一波又一波的僵尸扑向“可口”的Asura。


突如其来的湿润缠上了Asura纤细的脖颈,绞了那脆弱的部分,将他用力向后拖去。

Asura在被贴身的一刻奋力拧过身,带着被黏液模糊的视线,他捞过背后的狙击就是一枪。

子弹精准地穿透了拉扯着他的舌头,从山崖上弹落。下一秒,紧接的第二发爆头就将断了舌的特感尸体送下平地。


刚解放了自己脖子的Asura没时间停下来喘上气,立即用枪推开在刚才的较量中围上来的尸群,对着它们的头扣下扳机。

近距离狙击的巨大威力硬生生地将战线逼退了几分,被打中的僵尸血肉模糊地向后倒去,阻碍了其他僵尸的进攻,它们的笨手笨脚为Asura争取了足够的时间。

他也抓住机会冲出尸潮,向着前方那块高地狂奔:只要登上那里,或许就能


时间在Asura眼里就像变得缓慢了,他瞬间收缩的荧绿色眼瞳中,倒映出迅速放大的阴影。

黑暗几乎快将整个瞳孔撑满时,他的思维才带动了身体,向左奋力一跃。


“轰!!”

巨大的石块的着陆掀起沙尘一片。

没有思考的僵尸被毫无防备地卷入石底,一具具扭曲的尸体被挤压在石下,榨出的大量污血润湿了周围的土地。


Asura顾不上伤口被感染的危险,使劲地将自己已经皮开肉绽的小腿从石块下撕扯出来。

他用枪杆支撑着摇摇晃晃地爬起,另一只手却是不停地挥舞着怒,不停地向高地方向退着,将扑来的僵尸拦腰斩断。


也就蹒跚地冲出去了几步,迎面窜来的黑影将Asura钉回地面。

藏在兜帽下的消瘦身型发出了兴奋又急促的尖叫,尖利的指甲插进Asura白皙的胸膛,不停地将嫩肉刨出体外。就像个,正在挖着自己藏起的、心爱的宝藏的孩子。


Asura滴落在地上的血飘浮了起来,昭示着力量的生成。

他挣扎着将怒贯穿了它的颈部,而它却不知疼痛般地继续破坏着这具躯体。


修罗道被强制开启,他更高一筹的伤害终于肢解了骑在他身上的特感,而胸口巨大的创伤却带给他力量与生命的流逝。


他抬起头看着更庞大的身影带领着尸潮迅速突进,只能无奈地闭上双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荧绿色的眼茫然地睁开,将蓝天白云收入眼底。他叹了口气,坐起身。

眼前是此起彼伏的堆叠,干涸的红色四处蔓延。

脱口而出的名字在看见本人后,在嘴里打了个弯。他蹲下身子,伸出脏兮兮的手一个个蹭过他们精致且没有生气的脸庞。


许久,Asura执起怒,对着还在沉睡中的队友们,面无表情的挥下。

WAR

•万年小学生文笔ˊ_>ˋ
•是个洞


最后一丝生气在夕阳的挥洒下悠然散去。
乌鸦们零零落落的降在这片暗红色的大地上,啄食、撕扯着皮肉内脏的声音悄悄的在空中蔓延。
风起,呼呼地吹过。被断旗残剑刺穿的布稠在风中挣扎,掩去了乌鸦愉悦的“哀嚎”。
这片沉睡着上千人的土地在日暮的降临中血色凄凉、美不胜收。



-喔喔,时间到了,来吧来吧都起来。

夜深,一抹红光在黑暗中走动,盈盈的亮光渐渐覆盖了这片大地。

-睡个屁,给我都起来,工作了工作了啊。

亮光零散地汇聚在些许尸体身上,一瞬间埋入其中。
盛满光芒的躯体在黑暗中远远的像一盏盏萤火虫。他们僵硬地站了起来,聚向那抹红色。
数个光源相聚点亮了整片天。然后暗下。


微弱的月光从黑云后钻出,依旧与那暗红的大地沉眠。

【博秋】字母表26題

OOC戰士
我義無反顧地放上來做黑歷史!
上課的時候摸出來的所以……

A [against]
挂着文学部一员的牌子的名濑博臣同学经常缺席。神原秋人表示很愤怒,因为这违背了部员精神。而更重要的是,他还要来回跑那么多路去天台叫他!彻底消失吧幽灵部员!!

B [blood]
-未来
-嗯嗯?有什么事吗学姐?
-你能控制自己的所有血?
-嗯……?
-那你就不需要那个了吧,很方便呢不用每个月都提心吊胆做好防备
-学学学学学姐!这个一般不会特意去控制的啦!你脑子里都是些什么啊!!///

C [custom]
博臣出国了半年,一回来就当着大庭广众的面对着秋人激吻了一番。
美月的棒棒糖掉了,烤番薯的番薯掉了,戴在眼镜上的栗山未来掉了。
博臣心安理得地解释道,这是国外对亲近的人的问候,见面时的风俗利益。
然后……就没有然后乐了。除了说完那句话后,神原秋人抽了他一围巾。

D [difference]
神原秋人认为每天的生活好像都没什么不同,很单调很…一般。
那是因为他已经感觉不到,自身周围时时刻刻布着一层结界;那是因为他已经忘记了,有一种生物叫妖梦;那是因为他甚至已经不记得,自己曾有一群出生入死的损友。
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他爱的太深,所以付出的根深。

tbc.

手殘m(._.)m先打這點
就不告訴你這坑爹玩意兒我拖了整整一年(≧▽≦)(誒嘿
我就知道我打的時候會忍不住自嘲很久( ̄へ ̄)